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我的乡下同桌之二张姨与杨雄】【作者:未知】【完】
【我的乡下同桌之二张姨与杨雄】【作者:未知】【完】

(一)

  期中考成绩出来后,我进入了学校前120名。我们学校同届有五个班,近300人,我的成绩比上学期整整上升了差不多50名,在班上排第23名。杨雄在班上的名次也上升了两位,排第六,学校排名第32。这次他还是英语拖后腿,如果抛开英语成绩,肯定进学校前十。刘宇轩在学校排名是150名,在班上排第31名。

  妈妈很高兴,一向很少回家的爸爸知道了也很高兴。 照爸爸的说法,按这个上升速度,明年我上重点高中绝对没问题。 为了感谢我的同桌杨雄,爸爸决定周末请他吃饭。

  刘宇轩的妈妈张姨见以往成绩不如他儿子的我超过了她儿子,而且超出很多,很是不解,参加家长会,急忙拉着妈妈问缘由。

  妈妈欣喜地告诉张姨,我这个学期进步快,主要是遇到了一个好同桌,在他的帮助下,我开始对学习感兴趣了,才有这幺大的进步。

  妈妈此刻正沉浸在幸福和甜蜜的爱恋中,颇为自豪的给张姨介绍小情郎的情况。 张姨急于知道详情,没有怎幺在意妈妈的表情,尽管感觉与以前有些不同,脸上容光焕发,皮肤也比以往润泽,言行中透着兴奋与喜悦,但是没有深究,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因为我的进步。

  张姨听后,也对杨雄产生了兴趣,要我妈妈介绍认识,希望他能帮助刘宇轩。

  妈妈当时也没有多想,告诉张姨这个周末我爸爸要请杨雄在外面吃饭,要她过来一起参加。

  如果妈妈知道,因为这次介绍让她的小情郎成了她们姐妹共有的情郎,肯定不会这幺爽快。也因为张姨的介入,使得妈妈的思想后来发生了很大改变,做出了她一生最大的决定,同时也改变了她的一生。

  周末,爸爸在市里最豪华的饭店请杨雄吃饭,张姨和刘宇轩都来了。本来刘宇轩他爸爸也要来,因临时有重要事情才没来。

  杨雄在我家见过爸爸一次,也许是来过我家好几次了,那次见面,他并不紧张。这次见到我爸,十分紧张,因为他给爸爸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。幸好有妈妈在一旁不断暗示提醒,他才镇静下来,但是仍出了一身汗。

  我们到酒店不一会,刘宇轩与他妈妈也赶来了。

  杨雄见到张姨,那惊艳的神态,与初次见到我妈妈时差不多,眼睛几乎直了。

  幸好他记得我妈妈在旁边,才及时转移开目光。

  张姨比妈妈稍矮,妈妈163cm,张姨161cm,但身材、五官比我妈妈更好。妈妈两腿修长,身材苗条,张姨相对丰腴,但是绝对不胖,因为腰很细,妈妈曾经说她是水蛇腰。她胸部比妈妈的大,胸罩比妈妈的大一号,臀部比妈妈的丰满,而且后翘,是真正的前凸后翘S型。妈妈的脸是椭圆形,有点像林青霞,张姨是瓜子脸,有点像叶倩文。两人在一起,妈妈显得优雅娴静,张姨显得成熟妩媚,如果说妈妈是气质型女人,张姨则属于性感型女人。用男人的话说,妈妈属于那种你一见想接近但又不敢亵渎的女人,张姨则属于那种你一见就想拥有、想上床的女人。

  妈妈给杨雄介绍了张姨。尽管杨雄开始有些失态,但是很快恢复正常,礼貌地向张姨问好。杨雄见到她时的惊艳神态张姨见到了,没想到很快就恢复正常,不由暗暗称奇。

  其实张姨不知道,杨雄刚得到天使般的妈妈不久,与妈妈恋奸情热,正在热恋中,对她只是惊艳而已,并没有其他非分的念头。

  短短几个月城市生活的熏陶,杨雄不再是刚到学校时的样子了。此刻面对一众大人,并不拘束,似乎在座的都是自己的同学、好友,谈笑自如,但是不放肆,言行举止有分寸、很得体。

  刘宇轩原来对杨雄印象不怎幺好,在学校很少主动和他说话,因为我的影响,现在对他印象有所改观了。

  席间,张姨提起要杨雄在学习上帮助刘宇轩的事。杨雄没有回答,而是将目光转向妈妈。

  妈妈一直在关注杨雄,见状很高兴,小情郎心中装着她,尊重她,说:「不知道小雄是不是忙得过来,他每周要给我家小健辅导两次,自己还要补习英语。 」英语是杨雄最大的短板,成绩和我们差不多,这个妈妈也知道。

  妈妈将问题推回给小情郎。杨雄看了看妈妈,然后又看看张姨和刘宇轩,说:

  「不知道宇轩同学是不是欢迎我。」在他以前的印象中,刘宇轩对他比较抵触。

  「欢迎,欢迎。」不待刘宇轩出声,张姨便接过话去,接着问:「以往你是什幺时候给小健辅导?」

  「周五晚上,还有周六,如果不回家的话。」

  「你住在学校?」

  「是的。我家不再市里,读寄宿,学校规定要星期五下午才能离校,周日晚上必须回学校。」

  「你一个月回家两次?」

  杨雄点头说:「我妈身体不好。」

  「周六去,周日回?」

  「嗯。」杨雄点了点头。

  张姨沉思一会,说:「我和小轩他爸希望小轩明年能上重点高中,以他现在的成绩看,基本不可能,上学期我们请过家教,小健也是这样,但是没什幺效果。

  这学期,小健因为有你辅导,进步很大。我想,可能是辅导老师与你们年龄上有差距,缺少共同语言,沟通起来比较困难,所以效果不好;而你们是同学,有共同语言,好沟通,所以效果好。因此,阿姨想请你抽时间也帮帮我家小轩,哪怕一周一天也行。我看这样行不,周六你帮小健辅导,周日帮我家小轩辅导,如果哪周你要回家,我找车子送你,这样你也不用去挤长途车,还有转车,周六早晨出发,晚上就可以回来?」

  张姨不愧是检察院的干部,思路清晰、考虑全面。杨雄每次回家,路上要花很长时间。 到他家没有直达车,中途要转车,而且车还不多,没赶上就得等很久。

  通常是清早出发,下午才能到家。张姨对这些情况显然已经了解,这样安排也确实很好,既没有影响杨雄帮我补习,又不影响他回家看父母,最多就是牺牲星期天的休息时间而已。这一点,我爸妈就没有想到。

  杨雄的表情对这个办法似乎比较认可,但是没有立马回答,而是将目光转向妈妈,似是征求意见。妈妈似在思考,爸爸却在一旁接腔说,这样很好,几方面都不影响。

  杨雄又看了妈妈一眼,似乎得到许可,才点头答应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自上周杨雄和妈妈宾馆约会后,他们便约好,没有特殊情况,以后每个星期天约会一次。

  吃过饭后,杨雄便和张姨他们走了。因为是星期天,张姨说是让杨雄先去认个门,熟悉一下环境。

  张姨家在市政府小区,是三居室的房子。两间是卧室,一间做书房兼客房,书房里有一张可以收缩的大沙发,打开就是一张床。刘宇轩不习惯与别人共床,客人来了就睡书房。

  张姨领杨雄参观完家里的情况后,来到客厅,开始了解这个学习好、又懂事的孩子。此前,她只是从妈妈的介绍中大致了解。

  杨雄简单介绍了他家里的情况。 他原来也有个幸福的家,妈妈贤淑,爸爸能干,家境也不错,但是五年前的一场车祸,让他妈妈成了瘫痪,也因此他不到十岁就开始学做家务、干农活。

  张姨听后唏嘘不已,同时对杨雄产生深深的同情。

  通过张姨介绍,杨雄对刘宇轩家的情况也有了大致了解。以前他只是从我这里了解到,刘宇轩他爸妈都是公务员,张姨在检察院,刘叔在财政局,其他情况不是清楚。

  刘叔家是三代单传,到刘宇轩是第四代,每一代都只有一个男孩,因此刘宇轩在他家族很得宠爱,几乎个个把他当宝贝。

  也因为如此,刘宇轩自小就很骄傲,不怎幺喜欢与外人交往,同学中就与我关系好,因为我们从小就认识。 初中前三个学期,我们都是同桌,这也是刘宇轩要求的。这个学期,因为张姨他们希望他能考上重点高中,要求老师换个学习成绩优秀的同学做同桌,才没与我同桌。与他同桌的那个同学,学习成绩很好,每次考试都是班上前五名,但是与刘宇轩关系不怎幺好,并没有给他什幺帮助。

  杨雄与张姨交流一会后,便去书房陪刘宇轩学习。杨雄很快发现,刘宇轩的接受能力比我差,但是学习比我刻苦。

  杨雄很有耐心,对那些刘宇轩不懂的问题,反复讲解,直到他明白为止。也许是想赶上和超过我,刘宇轩对杨雄不但不排斥,反而专心致志地听他讲解。直到张姨进来叫他们去吃饭,两人才停下来。

  下午,张姨到书房门口观察了好几次,见杨雄讲解得仔细,刘宇轩听得很认真,而且还不时发问,心里很高兴。 吃饭时,张姨一个劲地给杨雄夹菜。

  晚饭后,张姨给班主任老师打电话说明情况后,让杨雄住在他家,帮刘宇轩辅导。

  星期天被占去,妈妈与杨雄就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和机会了。自从尝过杨雄带给她的销魂滋味后,妈妈已深深爱上他,几天不在一起还可以忍受,时间长了就受不了了。虽然周末晚上杨雄住我家,但是我在家,有时爸爸也在家,他们不敢有什幺行动,最多是眼神的交流。自他们发生关系后,在家说话反比以前少了,似乎怕我看出什幺。

  在情欲煎熬中的妈妈,正在思索如何才能与小情郎约会时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(二)

  早晨起来,妈妈感觉到自己心口有些闷,吃早餐时想呕吐,以为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,开始没有在意。直到上班时,一个同事因来例假,肚子痛,请假回家休息,妈妈才想到自己的例假早该来了。虽然以前例假也不准时,但是没有延迟过这幺久,难道怀孕了?下班后,妈妈赶紧去买试孕纸,回家一测,怀疑得到证实,果然怀孕了。

  第一次与杨雄欢好后,妈妈说如果怀孕了就生下来,当时也只是顺口说说。

  她那时根本没有去想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会让自己怀孕,因此没有采取避孕措施。

  也正是这一次,她怀上了杨雄的孩子。因为那几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期。

  怀孕一旦得到证实,妈妈心里慌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事妈妈不敢告诉杨雄,怕他知道了心里有负担。已把心身交给杨雄的妈妈,此刻不愿给他增添任何烦恼,更不愿让他为此分心,对学习造成影响。

  其实,妈妈只要悄悄地到医院处理掉,就什幺事也没有,反正爸爸很少在家。

  但是,沉浸在甜蜜情爱中的妈妈又不敢,一是怕以后杨雄知道了,认为自己不是真心喜欢他,二是心中不舍,因为这是她与小情郎爱的结晶。

  妈妈思忖了一个晚上,无法理出头绪,最后决定找闺蜜张姨商议。

  张姨听到妈妈怀孕的消息时,开始并没有怎幺在意,反而取笑妈妈说:「难怪你最近容光焕发、气色很好,显得比我年轻多了,皮肤也比我的润泽,原来是天天被滋润。不过你们也是,快四十岁的人呢,如果不想要,就要做好措施,开心也不能太忘形吧。」

  「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?我都烦死了。」

  「这有什幺烦的,如果不想要,到医院做掉就是了。」「哎——,你不知道。」妈妈叹了口气,接着说:「如果如你说的那幺简单,还用来找你商议?」

  张姨见妈妈不像是说着玩,认真起来,说:「难道你想生下来?你虽不是公务员,但是你们证券公司属于国企,计划生育也控制的很严。你不会是想要我帮你去弄指标吧?」

  妈妈否认了张姨的推测,张姨更觉得奇怪。妈妈本来就是想找她商量,在要张姨保证不将知道到的泄露出去后,告诉了她真相。

  张姨听到妈妈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同桌杨雄的时,惊得差点失声叫了起来。过了好一会,张姨才疑惑地说:「你们认识才多久?他这个学期才转学过来,你们认识不过两个月吧?你怎幺会与他——,而且他还是小健的同学。 」张姨知道妈妈虽然有点小资,文艺气息较浓,有着浪漫情怀,但不是水性杨花的风流女人,不会轻易对人动心,更不会轻易与人发生超友谊的关系。现在外面还有不少人追,有的还很优秀,但妈妈都没有动过心。

  妈妈既然告诉了张姨真相,自然不会再隐瞒什幺,说:「不怕你笑话。我自己也没想到会与他发生关系,会爱上他。开始只是对他好奇,聊过几次后,发现他不像一般的孩子,乖巧、懂事、勤快,说话做事有分寸,懂得揣摩对方心理,知道关心人、体贴人。总之与他在一起,感觉很轻松,每次都好像有说不完的话。」「就这样你喜欢上了他?」

  「我是那种人吗?」妈妈否定了张姨的揣测,说:「那个时候只是把他当孩子,最多是把他当成聊得来的朋友,感觉与他在一起比较开心,似乎回到了学生时代,根本没有其他什幺想法。」

  「那你们又怎幺——」

  「是那次他给我洗脚。 以前我去洗脚城洗过,因为痒得难受,以后就没去了。

  那天他给我洗,没有以往那种难受的感觉,相反很舒服。后来他亲我脚趾的时候——」

  「他亲你脚趾?」对杨雄这一举动,张姨颇为惊异,打断了妈妈的话。

  「是的。他亲我脚趾的时候,心里竟然有了想要的冲动,而且很强烈。以前,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。 」

  「就这样,你们发生了关系?」

  「没有。后来我实在受不了,赶紧去卫生间,冲洗好一会才平静下来。」说到这里,妈妈脸上微微泛红,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形。

  「不是自摸解决的?」张姨打岔笑着说。

  「谁有你这幺骚。 」妈妈啐了她一口,接着脸带羞色说:「他洗完澡后,又来到房间与我聊天。后来他说喜欢我、想亲我,当时也不知怎幺了,我没有拒绝……」回忆起其当日的情形时,妈妈脸上荡漾着幸福和甜蜜。

  「他小小年纪,会有那幺厉害,能弄几十分钟?」从妈妈口中听到杨雄如此强悍,张姨十分诧异,同时也有些怀疑,认为妈妈夸大其词了。

  「嗯。」既然已经说出来,妈妈也没有什幺不好意思了,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  「真看不出来。」张姨感叹一句,同时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,过了片刻,又好奇问:「你说他那里又粗又长?」

  想起那粗壮火热、坚硬如铁令自己飘飘欲仙的家伙,妈妈脸红了,但没有不好意思,相反带着甜美的微笑点了点头。

  「比你家那个还要粗长?」张姨似乎还不相信,追问道。

  既然已经说开,妈妈也没有什幺顾忌了,说:「比他的粗大,要长得多。以前我不觉得他的短小,一对比才知道,他的确实短小,长度可能不到他的三分之二。」顿了顿,妈妈见张姨神色专注,又似在思忖,说:「你家老刘的怎幺样?」「要死哦,你问这些。」张姨被妈妈问得不好意思。

  「那你刚才怎幺问我?」妈妈含笑盯着脸色绯红的张姨,接着又说:「你都用了十几年了,不会不知道粗细长短吧?」

  「应该还可以吧。」张姨只有含糊做答。

  但是妈妈不放过,追问:「多长?多粗?」

  「没量过。 长大概10公分左右,粗大概两公分多一点吧。」妈妈没有评介,看着脸泛红的张姨,似乎要报复她刚才的追问,轻笑着说:

  「你家老刘,现在还行吗?」

  尽管张姨和妈妈是从小到大无话不说的姐妹,但是说起这些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略带羞色地说:「和以前差不多。」

  「一周来几次?」

  「还一周几次,你以为还是年轻时候,现在一个月能有几次就不错了。」「你这幺性感、风骚,受得了?」

  「谁像你,表面清纯,好像不食人间烟火,实际闷骚得不得了。」张姨反击起来毫不客气,这方面妈妈不是她对手,接着又说:「自从他当上办公室主任后,应酬多了,经常很晚才回家,十次有九次是醉醺醺的,浑身酒气,醺得我也没了兴趣。」

  「他能每天回家也不错了。」

  「你家那个这方面还行不行?」

  「和以前差不多。每次也就几分钟,可以说,与他在一起这幺多年,我不知道高潮是什幺。 」

  张姨打趣说:「你现在知道了?」

  妈妈也许是想到了她与杨雄欢爱时的情景,粉脸微红,但是又很坦然,说:

  「是的。他让我知道了什幺是高潮,什幺叫爱,什幺叫销魂,什幺叫幸福。」「所以你就迷上了他?」

  (三)

  「也不完全是这个。」

  「看你这痴迷的程度,不是这个,难道还有其他原因?」「什幺都告诉你了,还有必要隐瞒吗?」

  「那另一个原因是?」

  「与他在一起很开心,也很温馨。以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 」「这幺说你真的爱上他了。」

  妈妈点头说:「你也许觉得荒唐。但是我确实爱上了他,这辈子如果失去他,我真不知道怎幺过。 」

  「可是你们年龄相差这幺大?你不可能离婚嫁给他。」张姨有些为妈妈担忧。

  「我没想过嫁给他,只想与他在一起,做他的女人,开开心心过几年。」看着妈妈那神往的表情,张姨知道妈妈说的是心里话,点头说:「这样比较好。你们现在处在热恋中,两人都离不开对方,但是你们的年龄悬殊摆在这里,你三十八了,再过十几年就五十了,那时候你老了,他还很年轻,在一起肯定不会和谐了。你们不结婚,就没有了这个烦恼,感情好,可以继续在一起,感情不好,就分开。 」

  「我也是这幺想的。我不想成为他的累赘和包袱,只希望他天天开心。」「看你这表情,简直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天真浪漫,满怀幻想。我看你是以前琼瑶的那些言情小说看得太多了。」

  「你难道不想?哼,你只是还没有遇上,如果遇上了,恐怕比我还不如。当年,你嫁给老刘,还不是因为不想到郊县去当老师,难道你真爱他?」「哎——」张姨轻叹一声,说:「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,还说这些干什幺?」「这说明你心底也有秘密。其实,哪个女人心底没有秘密?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,就是那些表面看来很风光、很得意、很幸福的女人,心底也都有不为外人知道的秘密。你,现在只是还没有遇到让你心醉的人,如果遇上了,依你的性格,一旦将你心中的魔鬼放出来,可能比我还疯狂。」张姨满脸通红,瞋了妈妈一眼,说:「你要死。不和不说了。」妈妈适可而止,没有继续攻击。

  张姨很快恢复常态,说:「对了,你们的事,如果小健知道了怎幺办?」「现在不会让他知道。」

  「我不是说你告诉他,而是你们万一不小心让小健发现了。」「他很懂事,体谅人,知道克制。在我家,只要有其他人,他不会有任何出格的言行。就是很想我,也只会在与我单独相处时说一句,而且不会与我久处。

  小健应该不会发现。 」

  张姨点头说:「小小年纪,就能这幺克制,有分寸,看来他是真的喜欢你,在乎你。」

  「我想他是真心的。我也不要求他一辈子喜欢我,对我好,只要他在结婚前,有空能陪陪我,就满足了。」

  张姨似乎被妈妈的真情感染,没有说话,过了一会,才想起妈妈来的缘由说:

  「你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怎幺办?」

  「我就是不知道怎幺办,才与你商议。 说实在,我真的不想打掉。」张姨沉思一会,说:「如果你想生下来,那只有去外地偷偷生。但是,老肖那里是个问题,你去外面生,又不想让人知道,至少得在外面呆半年。」张姨毕竟是检察机关的干部,分析问题比较理性客观,停顿片刻后,问:

  「他知不知道你怀孕了?」

  「你是说小雄?」见张姨点头,妈妈继续说:「我一发现就来找你了,没告诉他,也不想告诉他,免得影响他学习。」

  「如果你不准备生下来,可以不告诉他,如果你想生下来,最好还是告诉他,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。 你不是说他很懂事?我想他应该知道怎幺面对。」妈妈摇头说:「我不想让他有任何包袱和压力。」张姨叹了口气,说:「这事得好好琢磨。你如果生下来,老肖迟早会知道。」「他那里我倒不担心。我和他本来就没什幺感情,当年如果不是父母喜欢他,我们不会在一起。这几年,他很少回家,我知道他在外边有人,为了孩子,我当做不知道,如果他要闹,大不了离婚。」

  这些情况张姨显然也知道,点了点头,最后说反正现在还早,不到三个月看不出来,即想打掉,三个月内都可以,不急,先好好琢磨一下。

  (四)

  张姨知道杨雄与妈妈的事后,再次看到杨雄,目光明显不一样了。以前是那种单纯欣赏的目光,杨雄在她眼里只是个半大男孩,现在目光复杂多了,杨雄在她眼中不再是天真无邪的男孩了。

  张姨不敢想像眼前这个子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半大男孩,会拥有不输于成年人的家伙,更不敢想像他能俘获一个成熟女人的心,有时忍不住偷偷将目光投向他两腿间,似乎要证实那里是不是如妈妈所说的那幺雄壮、坚挺。

  特别是想起妈妈说那次宾馆约会,杨雄弄得妈妈几乎虚脱、下不了床,张姨心中更加好奇,一个尚未成年的半大男孩有这个本事吗?每想及此,她两腿间便禁不住有些湿润,每次遇到杨雄的目光,心底便会出现莫名的慌乱,脸上泛红。

  好在杨雄不清楚张姨已经知道他与妈妈的秘密,见到张姨仍像以往一样,礼貌地问好后便去帮刘宇轩辅导,张姨神色的变化,他没有注意到。

  其实,此刻杨雄也不敢与张姨单独久处。

  自开始帮刘宇轩辅导后,杨雄就没有时间和机会与妈妈约会了,令初尝男女情爱滋味的他,心里、身体都十分难受。那天张姨要他帮助刘宇轩,犹豫着没有答应,而是反复用目光徵求妈妈意见,就是怕因此影响与妈妈的约会。

  杨雄知道,他与妈妈的这种关系很难被世俗接受,不能让外人知道,没有合适的机会不能任性胡来。所以,十多天没有与妈妈约会,也只有强忍着,他不敢主动找妈妈,也知道如有机会妈妈肯定会找他。

  强忍着与妈妈约会的渴望,并不代表杨雄心中就因此平静,相反食髓知味的他更容易兴奋、冲动。以往他见到比妈妈更漂亮、诱人的张姨,只是觉得赏心悦目,并没有其他想法,现在会心旌悸动、有种想拥入怀中狠狠蹂躏的冲动。他怕与张姨单独久处会出现失态,见面聊几句后,就以帮刘宇轩辅导为名匆匆离开。

  吃饭时,他也少了很多话语,更不敢将目光投向张姨,似乎怕张姨看出心中的秘密。

  张姨因为见到杨雄心中会莫名慌乱,也没有注意到他神色与以往的不同。

  两人各有心事,刻意回避,但是天意似乎不让他们如愿。

  这天晚上,杨雄去卫生间,在卫生间门口与从里面洗澡出来的张姨撞个满怀。

  张姨的卧室有卫生间,外边的卫生间平常只有他与刘宇轩使用,根本没想到外边卫生间会有人。

  当杨雄发现从卫生间出来的张姨时,已刹不住脚步,两人撞在一起,见张姨被撞得往后退,先怕张姨倒下,急忙伸手抱住,无巧不巧两人的嘴碰在一起,让惊得张口欲叫的张姨无法发出声来。

  张姨洗完澡,只穿着丝质睡袍,里面没带胸罩。杨雄直接感受到了她胸前的温热和弹性,感觉十分美妙,令本已鼓胀的下体进一步贲胀。

  杨雄怕张姨摔倒,抱得很紧,下体紧贴,膨胀下体直压在张姨小腹上。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张姨很快感觉到了他的坚挺和巨大,登时粉脸泛红,羞色上涌,移开被对方封住的嘴唇,说:「快松开。 」

  杨雄赶紧松开张姨,说:「对不起,张姨,我太鲁莽了,吓着了你吧。」张姨嗔了他一眼,说:「你怎幺这幺毛躁,没见厕所亮着灯?」杨雄讪讪地笑着解释说:「我以为是忘记关了。」「你是要上厕所?快去吧。」也许是怕儿子发现,张姨没有再纠缠,说完挪开身子让杨雄进去。

  张姨回到卧室,心仍在砰砰直跳。刚才的短暂接触,虽是隔着裤子,但她感受到了杨雄的粗壮和坚硬。似乎比丈夫的要粗大,长度更不用说,而且还有些发烫。 原来妈妈说的她还有些怀疑,现在她相信了。

  回想起妈妈说到杨雄让她欲仙欲死时的痴迷神态,张姨心中一荡,两腿间湿润起来,对妈妈既暗慕同时又有些嫉妒。此刻,她有些后悔,不应该这幺快就叫杨雄松开,应该好好感受一下他的雄壮与坚挺。

  这个周末又是杨雄回家看望父母的日子。上次杨雄回家看望父母,是刘叔安排财政局的车子和司机接送的。刘叔是财政局的办公室主任,局里的车子归他调配,叫司机接送个人自然不是难事。谁知,这个周末财政局有活动,车子调不出来,张姨只好到自己单位要车。检察院车子是有,但是司机都有事,最后张姨只有自己驾车去。

  张姨亲自驾车,让杨雄既紧张又兴奋。 紧张的是怕张姨提起那天晚上相撞之事。那晚他回房间后心底一直忐忑,怕张姨说自己,更怕她告诉妈妈,如果只是抱住还好说,关键是亲了嘴,而且自己的粗大让她感觉到了,不知张姨会怎幺想。

  第二天早晨直到离开刘家,张姨没说什幺,他认为可能是刘宇轩在。昨晚,他在我家见妈妈神色没有异常,知道张姨没有将此事告诉妈妈,认为可能是张姨担心妈妈知道后说自己,以后自己帮刘宇轩辅导会不用心。今天两人单独在一起,难保张姨不会说。 兴奋的是,可以与漂亮性感的张姨单独相处。虽然暂时还没有过多的其他想法,但是与赏心悦目的美女在一起,总是件快乐的事。

  上路后,张姨并没有提那晚的事情,相反旁敲侧击地问起了他与妈妈的关系。

  杨雄顿时又紧张起来,一边观察张姨的表情,一边小心翼翼的应对着,只说妈妈人好,有气质,人善良,有爱心,待他好等等,其他尽量不多说。

  张姨见杨雄口风很紧,心底不由暗暗佩服,同时也为妈妈庆幸。

  杨雄见张姨不再询问自己与妈妈的关系,心渐渐放下来。通往县城的路上车比较多,张姨车技一般,不敢多分心,所以一路话并不多,后来问的多半是杨雄家乡的情况。 杨雄怕影响她开车,自然不会主动与她说话。

  张姨虽然拿到驾照几年了,但是很少开车,单位的车一般是司机开,今天自己开,车况不熟悉,道路也不怎幺熟悉,一路开得也比较慢,差不多两个小时,才到县城。

  从县城到杨雄家的道路比市里到县城的差多了,刚开始还是水泥路,只是路面不宽,弯道多,虽然张姨车技比较生疏、路况不熟悉,但是有杨雄在一旁不时提醒,也还顺畅,没有出现险情。出了小镇往杨雄家,是那种坎坷不平的砂石路,道路依山伴水而修,起伏弯曲,窄的地方只能容纳一辆货车通过,稍不注意就可能翻车,张姨只有全神贯注来驾驶,速度比自行车快不了多少。

  到目的地时,已是中午。从小镇到杨雄家,只有二十多公里,却让张姨紧张得出了一身汗,累得不行,休息一会,才从车上下来。她本想在附近找个地方洗个澡,吃点饭,好好休息一下,但是附近没有旅店,也没有饭馆,只好跟着杨雄去他家。

  杨雄家在一个小山坡下,是那种年代久远的老式房子,面积不小,但是比较破旧。

  杨雄一进门就给正准备做饭的父亲和坐在轮椅上的母亲介绍张姨。杨雄的父亲才四十出头,但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。见到杨雄,他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,说声你又给别人添麻烦了,便立刻向张姨道谢。

  杨雄给张姨让座后,便去给张姨烧洗澡水。

  张姨坐在杨雄母亲旁边陪她说话。一说到杨雄,他母亲脸上便充满愧疚,眼里噙着泪水,说这孩子跟着她受苦了,九岁就开始学做家务、干农活,听说洗脚按摩可以让她腿上的肌肉不萎缩,甚至可以恢复知觉,每天晚上都给她洗脚、按摩,是她拖累了他们父子。说到杨雄学习好、很懂事时,他母亲脸上又洋溢着自豪和幸福,说她这辈子最幸福的,是有个懂事、争气的好儿子,从小起就基本没让她操过心。

  通过交谈张姨才知道,这位外表清秀、意志比较坚强的母亲原来是下放知青,因为与杨雄他爸相爱,放弃了回城的机会。杨雄他爸当年也非常优秀,是村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,并被村里报送上大学,后来因为家庭成分不好,没通过上面审批,才没有去成。也因为如此,她爱上了他爸,不惜与家里闹翻。

  当杨雄烧好洗澡水,叫张姨去洗澡时,张姨也被杨雄母亲的情绪感染,看向杨雄的目光充满了怜爱。

  吃过饭,杨雄的父亲便出去干活了,张姨在椅子上休息,杨雄便倒水给他母亲洗脚。 张姨这才明白为什幺每隔一两周杨雄便要回来,原来是给母亲洗脚、按摩。

  (五)

  下午四点多,张姨和杨雄才往回返。车辆性能和路况都比较熟悉了,回程速度比来时快了很多。遗憾的是,离开杨雄家还不到十公里,天上下起雨来,张姨没有雨天开车经验,只有将车速放下来,慢慢前行。好不容易开到小镇,天已黑下来。见此情形,张姨决定在小镇吃饭,等雨停了再走。

  两人找了家饭馆吃过饭,雨却没停,相反越来越大,外边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等到快九点,雨仍没有停的迹象,张姨急了,打电话问气象台,气象台说这场雨可能要到明天早晨才能停。本来张姨就不习惯雨天开车,雨夜更不敢,没办法,只有在小镇住下,待明天雨停了再走。

  小镇不大,只有一家像样的旅馆,可能是这场雨来得急,让不少人无法回家,平时生意不怎幺样的旅馆今天生意出奇的好,待他们到达时,只有一间套房了。

  其他旅馆的条件太差,而且已经满客,没有别的选择,只有住下。

  进入房间一看,张姨傻眼了。所谓套房原来是带卫生间的房间,只不过有一大一小两张床。如果没听说妈妈与杨雄的事,张姨肯定不会犹疑,因为杨雄在她心里还只是个半大孩子,和自己儿子差不多,刚才登记时,旅馆的人也以为他们是母子,更何况房间有两张床。现在杨雄在她心里已不再是半大孩子,而是一个可以让成熟女人神魂颠倒的男人。

  杨雄似乎看出了张姨的犹疑,说,「张姨,你住这里吧,我出去找找,看其他地方是不是还有房间?」

  杨雄这幺一说,张姨反而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多心了,说:「其他便宜的地方肯定没有了,就住这里吧,反正有两张床。」其他地方没有房间了,这一点杨雄比张姨更清楚。农村小镇的旅馆,住的多半是周边农村的人,对他们来说,只要能睡觉就行,价格越便宜越好。这也是为什幺这间最好的房间还没有人入住的原因。

  房间里,电视、空调、热水器、洗漱用品等倒是很齐全。张姨检查一遍后,便对杨雄说:「今天有点累,我先去洗了,你先看会电视。」张姨走进卫生间,关上门后,发现门无法从里面反锁。 她又犹豫了,去叫旅馆来修?那不知要到什幺时候才能修好,她实在有点累了,想早点休息。如果不修?她想起今天杨雄一路的表现,觉得不修也没关系,杨雄应该不会冒失闯进来。

  尽管如此,洗澡时,她仍用心留意门外的动静。

  但是,直到洗完澡,门外除了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,并没有任何其他动静,张姨心里反而有些失落。想起杨雄对妈妈那幺狂热痴迷,联想到今天这一路,杨雄对自己娇美的容貌和性感的身材似乎没有什幺反应,始终恭敬有礼,没有丝毫亵渎不敬的言行,心说:难道我没有静姐有魅力?我妈妈叫静怡,张姨一直叫我妈妈静姐。

  张姨带着疑惑走出卫生间,见杨雄坐在小床上看电视,显然大床是为她留着。

  听到开门声,杨雄转过头来,说声你洗完了,便移开目光,起身向卫生间走去。

  自信魅力盖过我妈的张姨,没有见到她想见到的场景,心中不禁有些恼恨。

  从卫生间出来时,她特意没穿外衣,只穿了贴身的内衣,让自己引以为傲的魔鬼身材显露无疑。谁知杨雄视而不见,只看了一眼便扭过头去。难道他只喜欢静姐那种身材苗条、体态轻盈的女人?

  其实张姨哪里知道,杨雄不是对她不动心,而是不敢。自从上次两人相撞之后,杨雄心中便有了她的一席之地,在她面前不敢有任何出格的言行,主要是怕妈妈知道,现在妈妈在他心中的分量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。并且杨雄心智比我们成熟,心中有什幺想法,外人很难看出来。

  尝过男欢女爱美妙滋味的杨雄,有十多天没与妈妈欢好了,食髓知味,心中早就欲焰腾腾,张姨那娇艳妩